镇魂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重塑千禧年代 > 260 此何人哉(大结局)

260 此何人哉(大结局)(1 / 1)

推荐阅读:

两杯毒药。

这是方卓去年12月接受《时代》周刊采访时被记者总结的观点。

彼时,方卓批评了华盛顿的错误决策,直言不讳的认为倾销才是最有力的竞争手段,而不是让易科与冰芯走向自立自强的封锁。

方卓当时在镜头有如此一句,“我们会回来的,在不远的将来”。

记者给予询问,“你认为不远的将来是什么时候”。

方卓的答案是,“当你下次认为十分有必要采访我,那就进入了倒计时的时刻”。

时隔11个月,甚至连1年都还没到,记者帕尼尔也没料到这样短的时间就出现了“十分有必要”的采访时刻。

仅仅11个月,听起来很短,但易科市值起伏将近2100亿美元、全球最先进的晶圆制造厂遭遇停产停工、易科手机缺席两大市场、做空机构掀起围攻浪潮、新阳光刻胶取得突破、中芯制程突破10nm、冰芯入股中芯、易科发布领先的旗舰Mars10、易科第三次逼空各路空头……

帕尼尔恍如昨日的坐在易科掌门人对面,看着对面平静的表情,在镜头开始工作的时候摊了摊手,诚实的说道:“方总,我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再次见面,事实上,我本以为这一幕应该在三年或者五年之后,而不是……”

他默算时间,继续说道:“而不是在328天后的今天。”

方卓微微一笑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又按了几下才递过去:“这是我们时隔328天再见面的小礼物,最新的Mars10。”

帕尼尔有些惊喜的接过这份礼物,Mars10是易科连续第三年没有争议的拥有全球最强手机芯片的旗舰,它三天前在易科官网仅仅以一行字发布,而发货时间是要到下个月。

作为易科在产能困境后延续领先的产品,它很有不一样的意义。

只是,帕尼尔拿过手机才发现屏幕上正是倒计时的页面,俨然便是方总上次采访时最后回答的印证。

他凝视这个倒计时,感慨道:“时间一旦开始倒计时,就真的过得很快,方总,这328天似乎只在一瞬间。”

方卓略含深意的说道:“这是易科与冰芯所有人加倍付出的328天,我倒是希望这个时间能够更快一些。”

帕尼尔一怔,叹道:“方总,我谨代表我个人,向世界第一总裁表示敬意。”

方卓笑道:“都是江湖朋友抬爱。”

帕尼尔提出了自己正式的问题:“方总,在现在这个时刻,你如何评价易科与冰芯这段时间遭遇的一切?”

方卓略一沉吟,首先定义易科与冰芯的发展:“易科与冰芯在各自领域都取得了让人骄傲的成绩,这些是合情合法合理的发展所来。”

随后评价华盛顿的政策:“华盛顿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针对易科与冰芯的政策是错误的、荒谬的,让人费解的。”

最后总结这场尚未完结的事件:“事实证明,华盛顿的政策难以遏制易科与冰芯的发展,我曾经说过,我们不活在华盛顿的期待之下,我们是顺应全球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以及市场的共同发展趋势。”

“易科与冰芯的成功是市场发展的必然,你可以进行一时的扭曲,也可以永远扭曲部分市场,但你不可能永远扭曲所有的市场。”

帕尼尔觉得方总这句引用结合易科与冰芯现在的事实,相当好。

他思考一会,问道:“方总,你认为华盛顿的权力变迁将会给未来的易科和冰芯带来什么变化?”

“作为全球性的公司,易科与冰芯永远坚信全球化是世界发展的浪潮。”方卓简单的说道,“于我个人而言,我也认为全球化更有益于解决很多问题。”

帕尼尔追问道:“你认为华盛顿未来有可能采取伤害全球化的政策?”

“我注意到了阿川对NAFTA和TPP等贸易协议在今年不同场合的表述。”方卓答道,“只要阅读他说过的这些话,我想我们都会存在这方面的担忧。”

帕尼尔接着这个话题询问:“你如何评价阿川这个人?”

“哈哈,我们是老朋友了,但在今天,在这个阶段,他有了新的身份,不光是我,我们都应该再看看,不是吗?”方卓笑道。

帕尼尔忍着想在这个场合抨击阿川的冲动。

他忍了好几秒才忍住情绪,问了一个问题:“方总,BIS的限制对易科是一个商业层面外的因素,你是如应对它,又如何在如此短时间里给出这样让全球惊讶的行动的?”

方卓听着这个问题,认真思考了一会,这就说来话长了。

他考虑着自己的答案,决定简短回应:“对于易科这样一个公司来说,BIS确实让我们很意外,但对于一个公司来说,它总是会遭遇各种各样的问题,有的是能想到的,有的是预料之外的,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,遇见问题,解决问题,保持进步,这是易科从成立就在做的事情。”

“方总,作为易科与冰芯的创始人,你为它们的遭遇感到愤怒吗?”帕尼尔问道。

方卓笑着反问道:“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

帕尼尔考虑着这个问题的答案,老魔?神秘人?更早一些的风投猎手?又或者空头克星?要不,世一好?

方卓自问自答:“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,我相信易科和冰芯的未来,我的乐观多过我的愤怒。”

他随即又补了一句:“我认为这是个好事,既然激发我的好胜心,也不至于让太多的愤怒坏了事。”

帕尼尔点点头,方总的好胜心在过去这些日子乃至在他这十多年的时间里展露无遗。

他问了一个当下很受关注的问题:“方总,你现在对那些空头有什么想说的?”

方卓略一沉吟:“以前我很厌恶空头对易科的做空,但这两年经历了BIS的限制,经历了更大的因素干扰,我反而觉得,这也是商业中常常面临的挑战,那么,好吧,我修改自己的说法,欢迎做空易科。”

帕尼尔差点笑出声,方总曾经警告“不要做空易科”,可是,现在他“欢迎做空易科”怎么听起来更嘲讽了。

他继续问道:“你对查诺斯做空易科的一系列表现有什么看法?”

方卓茫然的问道:“查诺斯是谁?”

帕尼尔没想到方总是这样的反应,他“呃”了一声,想解释下这是一位“空头大师”,是一位很厉害的基金创始人,但是……

好吧,这位空头大师的厉害已经止于做空易科了。

“不管是谁,就像我说的,欢迎做空易科。”方卓如此补了一句,这也是有现实意义的,易科接下来的股价仍旧会被推高。

如果查诺斯们被激怒,认为易科股价要有回调,那就欢迎再来。

“方总,据我所知,台记与英特尔都有了正式运用EUV光刻机的计划,但冰芯会受限于BIS的限制,你们对此有什么样的准备?”帕尼尔也问了个现实的问题。

方卓“嗯”了一声,思考着说道:“这也是一个挑战,不过,冰芯很快就能提供10nm制程,总的来看,冰芯与中芯在当前阶段是具备优势的,我们可以好好利用这个优势来迎接接下来的挑战。”

帕尼尔看了方总一眼,忽然快速的问道:“有传言声称,MIGA基金与华盛顿的许多权贵有经济往来,是这样的吗?”

“你也说是传言了。”方卓没有惊讶于记者提问的转向,大概是想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,只是答道,“MIGA基金只是正常的理财,我也不负责这方面的业务,但它的运作一直很正规,我很确信这一点。”

帕尼尔笑笑,重新归于平和的询问:“据说易科在今年年初立项了电动车项目,它有大致的落地时间表吗?”

“这是一个不错的方向,但目前还没有时间表,或许,我需要问问我们的虞总。”方卓诚实的回答,“我今年的精力主要集中在解决棘手的问题之上。”

帕尼尔采访到这里,透露了一个消息:“方总,我们内部已经提名你竞选今年周刊的年度人物。”

方卓礼貌的笑笑:“真的吗?希望我能选上。”

帕尼尔眨眨眼,好吧,现在看来,今年的年度人物是方总和白房子新主人的竞争了。

《时代》周刊的采访比想象中温和。

当方卓接受完时间颇长的采访,他在和从申城过来的虞红沟通公司项目之前,如此描述了自己的感受。

“可能是见你杀气太重。”虞红笑着说道,“空头都为之一空。”

方卓摇摇头:“或许和阿川有关,媒体不太喜欢他,反倒就对挫伤BIS限制的我们有了更加客观的角度。”

他和易科的联合创始人漫步在冰芯厂区,闲聊了一会知名媒体的专访。

“电车怎么样?记者采访的时候还问我呢,我说得问你,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这样呈现出来。”方卓把话题转向正事。

虞红想了几秒,说道:“我让秘书把文件拿来。”

她今年主要是在考察和思考这个领域。

方卓摆摆手,笑道:“随便聊聊,不用那么正式,就听听你现在的想法。”

“有点难,但似乎又没有那么难,技术路线是可行的,这个市场的传统汽车车商……”虞红组织着措辞,评价道,“很传统。”

“这个词在你的语境里有点贬义了。”方卓说道。

虞红边走边说:“特斯拉今年发布了一款Model3的车,拿过补贴后的价格是不到3万美元,我们看了它的数据和车,或许会有不错的表现,但它明年的产能大概会是个问题。”

“你觉得特斯拉能成功吗?”方卓笑着问道。

虞红犹豫了片刻:“华尔街比较担忧特斯拉会倒闭,但我自己觉得,它有机会成功,ModelS和ModelX的价格都太高了,没法契合汽车产业的规模效应,不过,Model3的预定数量不错,或许有机会成为特斯拉迈向成功的关键。”

她继续说道:“传统汽车厂商对于电动车的热情不够,它们的利益和迟缓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,电动车本身的架构也会绕开它们的专利优势,智能化同样会是一个亮点。”

方卓走了几步,侧头道:“我觉得你很有信心?”

虞红反问:“为什么没有呢?”

“那就好。”方卓沉默一会,“这是一个不错的推高股价的概念。”

“不要沉迷击杀空头,虽然他们的爆率确实很高。”虞红规劝掌门人。

方卓哈哈大笑。

虞红唇角也带着笑意,她停下脚步,指了指Fab1-6厂区的方向,询问道:“中芯的10nm在做了,未来的7nm现在立项了吗?”

“立项了。”方卓给了个答案,随口说道,“7nm工艺和10nm工艺能够共享90%以上的设备,可以看做是10nm工艺的升级版,按照路线,晶体管密度至少可以增加50%,功耗可以降低至少30%。”

虞红夸赞道:“你现在真像是一个正经的半导体人,数据都在心里,张嘴就能说出来。”

方卓又笑:“半个正经吧,因为,我已经回答过好几遍领导类似的问题了。”

“四舍五入,算你一个正经。”虞红再走几步,叹了口气,“这个阶段算是胜利了吗?”

“还会有下个阶段。”方卓给了相似的回应,“但是,算你一个胜利。”

虞红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话,只有无声的感慨。

来不及欣喜这个阶段的胜利了,下个阶段似乎又要扑面而来。

保持进步,确实挺难,但还是得保持进步。

虞红在此时此刻,在易科经过限制与突破之后,对未来的进步有着强烈的信心。

……

易科的股价出乎华尔街预料的持续涨了一周。

它非理性,它魔幻,但它就是涨,不管大涨、中涨还是小涨,确实一直在涨。

11月15日,易科按时公布了史上最差的Q3财报,终于让盘前股价出现小小的回落,然而,一到开盘时间,它又开始往上涨。

至于涨幅的理由……

相关专家给了充分的理由:利空出尽,就是利好。

一份让空头们苦苦等待的易科史上最差Q3财报终于出炉,然而,它已经没什么用了。

就在这一天,纳斯达克到了公开做空仓位的时间,许多空头曾经格外期待这一天,因为,这极可能是易科连续五次刷新记录,可惜……

这一天确实是易科的记录,但它是另类的记录。

10月31日,易科的做空仓位是225亿美元,到了今天,它的仓位只剩下18亿美元,只有半个月前的8%。

这个迟来的数据让幸存的空头仍觉心头一寒,也让他们为跳下天台的同行悲哀。

应该去易科总部跳啊!或者干脆吊在冰芯门前!

最起码,豁出性命,吓他一跳!

不过,不管空头们如何遗憾,如何痛恨,这都不影响易科股价的继续上涨。

这种易科上涨的势头让不少同阵营的人都看不懂了。

熊潇鸽之前与方总约好15日到庐州喝酒,本来是打算劝慰易科掌门人,结果……易科天翻地覆,转眼倒是成了庆功。

他来之前打了电话,确认行程没变,也就带着王风益一起抵达庐州。

方卓白天仍旧有会议,讨论的是冰芯与中芯未来的资源整合和团队调整。

等到结束,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半,天空还飘了些雪花。

“今年这边的雪有些早吧。”方卓边走边询问秘书。

“下午的时候就下雪了。”刘宗宏答道,“我还专门查了查,上次这个时候下雪还是09年。”

方总伸手迎了迎雪花,笑道:“那还真是够早的。”

两人带着冬天的寒意和些许雪花,回到了冰芯的大食堂,今天这边专程开了小灶。

王风益一见到方总到了,立即拎着酒瓶,起身相迎:“总算来了,为了这顿饭,中午就没吃,快把我饿死了。”

方卓脱了外套,笑道:“至于吗?”

王风益抱怨道:“这不是老熊攒局,说是给易科庆功,还说专门搞了好食材,我才特意留着肚子。”

方卓微微一笑,今天攒的确实是个亲友局,除了老熊和王哥,还有周辛、小虞、汪延。

他坐了下来:“有什么好庆功的。”

虞红看到方卓的视线,说了句:“薇薇等下到,小满放家里了,她说不带孩子来喝酒。”

方卓哑然失笑:“好啊,今天就是奔着酒来的?”

他这边说着,苏薇也走了进来。

“都是熊总提的,说是很久没聚,说你方总是大忙人,现在算是有个由头来喝一场酒。”苏薇坐在了方卓的旁边。

熊潇鸽指了指刚上桌的菜:“这是从梁子湖捞的武昌鱼。”

“有什么讲究?”方卓随口问道。

熊潇鸽笑道:“你说呢?”

方卓幡然醒悟:“嘿,才饮长沙水,又食武昌鱼。”

周辛顺着这句往下说:“万里长江横渡,极目楚天舒。不管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,今日得宽馀。”

苏薇知道这是教员的诗,接过王风益递来的两个酒杯,说了句:“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!”

汪延缓缓接上:“风樯动,龟蛇静,起宏图。”

虞红抿了抿嘴: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。”

熊潇鸽站了起来,举杯道:“更立西江石壁,截断巫山云雨……”

王风益抢了一句:“高峡出平湖。”

众人跟着举杯,但在等最后一句。

方卓捏着酒杯,笑道:“神女应无恙,当惊世界殊。”

大家碰杯,饮下了第一杯酒。

这杯酒刚喝完,王风益又站了起来:“哎,我这杯酒有个名头。”

方卓无奈道:“什么名头啊,吃口菜再喝,行不行?”

“大家觉得值得喝,那就喝。”王风益举起举杯,“今天纳斯达克公布的做空仓位都快空了,这杯酒就叫,杀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!”

其他人纷纷赞同的举起酒杯。

方卓见状,一边举起酒杯,一边说道:“空头不值得我喝,这杯是给华夏第一投资人面子。”

王风益大笑,冲着熊潇鸽扬了扬酒杯。

熊潇鸽不屑一笑,但此刻也懒得反驳。

第二杯喝完,这才算是吃上第一口菜。

只是,也才吃一口,苏薇的酒杯举了起来。

方卓笑眯眯的说道:“你这酒也有名目?咱今天不管是谁,师出无名的酒就不喝了,我明天还有会呢。”

“这杯酒啊,叫小满。”苏薇提及儿子的小名,继续说道,“象征阶段性的成果,易科和冰芯未来还有挑战,但现阶段算是小满,为小满喝上一杯,方大总裁,行不行?”

方卓没有话说,举起举杯。

众人喝了这杯双关酒。

从第三杯酒到第四杯酒,总算吃了一会热乎菜,大家也聊了聊易科今天出尽利空的股价上涨。

半晌,周辛举起酒杯,但没有说出理由,只自己先说了一句就干了:“方哥,我敬你!”

方卓摊手:“看看,这就师出无名了。”

尽管这样说,但他也同样干了这杯酒。

王风益见状,连忙跟着混了一杯。

外面的雪越下越大,但食堂里的氛围越喝越热。

虞红没找什么由头,只是提杯和苏薇碰了碰,让她坐到自己旁边,低声聊了起来。

汪延换到了方总身边,他之前没想到理由,这会倒是举杯单独碰了碰,说道:“新浪易科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”

方卓大笑:“好好好,汪哥,敬当年的恶意收购!”

这句话打断了众人各自的聊天,猛然为氛围加了一把火。

“好啊,方总终于舍得露出本来面目了!”熊潇鸽微微嘲讽,“恶意收购就是恶意收购,我看新浪没事还在辩说当初的性质呢,汪总,你们从此分明了!”

“那也是好心的恶意收购。”汪延放下酒杯,“新浪的人,谁不爱方总?比易科的都爱!”

王风益笑道:“有苏总爱吗?”

汪延“呃”了一声,你这……你敢说另外一位吗?

“易科是方总的亲儿子。”熊潇鸽摇头道,“看看今天这股价涨的,听说易科最近立了个新项目,是做GPU的?这是要和谁竞争?”

他看向方总,但没得到答案,又看向虞总。

虞红不觉得这是个秘密,简洁答道:“做计算卡的,以后会和英伟达竞争,我们在考虑更多的发挥产业链的优势。”

这是总办这几天讨论的重点,从设计到制造到封测的产业一条龙,它们各自环节都有了一流水平,也自然要发挥出整合的优势。

熊潇鸽微微思考,沉吟道:“英伟达这两年的涨势很凶猛,嗯,大家很看好它的转型啊,不过,AMD今年股价也很凶啊,我还以为你们要做这一块呢。”

虞红摇了摇头:“暂时还没涉及到这一块。”

熊潇鸽捕捉两个字:“暂时,是暂时的?”

“两个方向都需要付出。”虞红看了眼方卓,继续说道,“我们觉得任何一个方向有成绩都是一个很大的提升。”

熊潇鸽脑海里综合着易科的信息,举起酒杯:“易科的技术实力很强,你们这个框架也好,来,敬易科!愿易科永远保持进步,永远科技向善!”

方卓笑着说道:“你这个由头有点糊弄。”

熊潇鸽佯怒道:“这还糊弄?易科啊,这不能喝?”

方卓不举杯。

“好好好。”熊潇鸽拿着酒杯,说道,“方总,我问你个事,你当初骗我钱,你要是觉得有那么一丝丝丝的愧疚,这杯酒都得喝!”

“骗你钱?”方卓沉吟,摇头道,“那都是16年前的事啦,算了算了,我给你找个由头,敬这十六年!”

他举起了酒杯,喝了不知道第几杯的酒。

虞红这时候调侃道:“熊总,你怎么对16年前的事还耿耿于怀啊?”

熊潇鸽放下酒杯,吐槽道:“是,你们不耿耿于怀,那是你们骗我钱啊!”

苏薇“嘁”了一声:“熊总,但你也带人围攻易科了啊。”

“我是受害者啊。”熊潇鸽据理力争,“哎,你们讲不讲理!我是受害者啊!我刚投的钱,一转眼,哎,买地去了!你、你们……”

王风益懒洋洋的摆了摆手:“行了,老熊,你这样小心眼的人,怪不得当不了第一投资人。”

熊潇鸽无奈的摇了摇头,罢了罢了,确实都是16年前的事了。

他重新倒了杯酒,捏着酒杯,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句:“我倒也不是那么耿耿于怀,但我现在想起来,仿佛还是昨天发生的事。”

“行,算你老熊记性好。”方卓笑道,“行了行了,可以了。”

熊潇鸽举着酒杯到了嘴边,想着这些年和那一次对易科的围攻,还是忍不住问了句:“方总,你当年就是故意的吧?你事后有没有一点点后悔?”

方卓接过薇薇递过来的酒杯,稍微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。

他摇摇头,忽然大笑道:“哈哈哈,确实后悔。”

熊潇鸽狐疑道:“真的?”

方卓继续笑道:“我后悔当时没骗到你们更多的钱!”

熊潇鸽无语,抬手喝了杯子里的酒。

方卓没有喝,捏着酒杯,瞧见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如鹅毛般的大雪。

他走向门口,瞧着这夜色中白茫茫的一片,只觉雪景漂亮极了。

方卓欣赏半晌,手里的酒一饮而尽。

熊潇鸽瞧着方总的背影,想着他刚才说的话,想着十六年前,想着这十六年,想着易科与冰芯,想着他这一路走来干下的事,忍不住摇了摇头,天呐,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!

知我者,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

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
此何人哉!

(全书完)

最新小说: 避孕失败!我怀上首富两个继承人 男神求跪舔[快穿]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: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[重生]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[古穿今]娘子说的是 亲,你画风不对![快穿]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[穿书]